document.write('
')

    <address id="b3jz3"></address>
      <noframes id="b3jz3">
        <ins id="b3jz3"><meter id="b3jz3"></meter></ins>
        
        

        <span id="b3jz3"><th id="b3jz3"><th id="b3jz3"></th></th></span>

          <address id="b3jz3"></address>

              <address id="b3jz3"></address>

              <sub id="b3jz3"><address id="b3jz3"><nobr id="b3jz3"></nobr></address></sub>
              <address id="b3jz3"></address>

              南華期貨:棉花上漲之路被截斷了嗎?

              日期:2021-08-28 00:53:06 作者:期貨資訊 瀏覽:184 次

                棉花從6月底開始一路震蕩上漲,2201合約從15800漲至18500,數字倒了一個個,而漲幅卻達到了17%。我們5月份的調研了解的核心情況是今年新疆是減產的,而主要減產的原因是改種及風災影響的種植面積的下降以及部分地區單產的調降。7月份我們再次前往新疆,核心了解的是軋花廠的情況,根據我們的調研,今年軋花廠按照過去產能測算,新增產能相當于150家軋花廠的數量。而盤面所交易的也是這兩個核心邏輯,當然還有美棉天氣炒作和生長進度偏晚的影響。

                不過從8月18日開始,棉價開始回落,幾天下來,跌幅也超過1000點。那么基本面情況變化了嗎?棉價見頂了嗎?

                抱著這樣的疑問,我們對當前棉花供求結構做一個分析:

                1、 全球供需結構如何?

              南華期貨:棉花上漲之路被截斷了嗎?

                根據USDA8月數據看,全球棉花總產為2587.5萬噸,與7月相比調減了11.9萬噸,而高于20/21年度的2447.7萬噸,低于19/20年度的2643.2萬噸。消費方面,21/22年度消費為2685.1萬噸,與7月相比調增3.7萬噸。最終的期末庫存為1899.1萬噸,低于上月預估的1910.3萬噸,也大幅低于20/21年度的1998.3萬噸以及19/20年度的2137.2萬噸。因此從官方數據看,全球21/22年度的情況是產不足需的。

                2、 軋花廠收花邏輯還在嗎?是否過度反應?

                從我們調研的情況看,今年搶收情況還是會繼續,而且比去年更加明顯,新花收購價普遍在7元以上,甚至可能更高。盤面搶跑后,價格持續上漲,已經達到了收花價格,因此暫時告一段落也是比較正常的。未來搶花還是發生。

                3、 疫情影響下,消費恢復是否被高估?

                棉紡行業今年存在明顯的怪現象,即新疆棉產量比去年少,軋花廠比去年多,紡紗廠又比去年少,紡紗廠利潤很高,但是庫存累不起來,下游坯布廠利潤低接受程度低,終端利潤也低的情況。這就導致了當棉紗價格上漲時會不斷推動棉花及坯布的價格,從而形成棉紗利潤最高,棉花次之,其他端口利潤微薄的情況。利潤的大頭集中再紡紗廠手中,而且短期難以改變。打破這種情況的可能性就是下游需求的坍塌,也就是外貿訂單的減少甚至退訂。這在未來可能是一個巨大風險。這需要我們持續關注東南亞疫情的情況,當地的工廠如果復工,訂單再度回流,將對國內造成重大打擊,去年也一度擔心這個問題。

                根據以上的分析,我們得到的結果是棉價在短期回調后,下方有軋花廠搶收價格的支撐,在中期下跌的空間是有限,而長期看下游消費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因此中期價格可能還會有所上漲,但一旦搶收結束后,下游消費尤其是海外訂單將完全主導市場價格走勢,做多棉花或許存在較大風險。

                除了以上三個因素外,是否還有其他因素對市場產生重要影響呢?

                本輪棉價的下跌有一個重要因素是儲備棉拋售政策出現了調整,從8月24日開始,儲備棉輪出交易僅限紡織用棉企業參與競買,并僅限本企業自用不得買賣的公告出臺后,棉價再度下跌。也就是說貿易商無法再繼續參與到儲備棉買賣的環節當中,如果經歷2018年行情的朋友是不是似曾相識的感覺。沒錯,在2018年6月2日的儲備棉拋售公告中,同樣采取的該種方式,而此前鄭棉在18600的價格也從此成為頂部。不過當時,除了儲備棉的事情外還發生了以下三個關鍵限制事件。其一是,6月4日中國棉花協會的《行業警示》通知,提醒市場及涉棉企業棉花價格的異常波動有投機炒作等因素;其二是6月7日鄭商所調整了棉花期貨的保證金和漲跌幅;其三是發改委在6月14日增發了滑準稅配額。然后棉花就一路下跌不復返了。

              南華期貨:棉花上漲之路被截斷了嗎?

                市場會不會重復2018年的老路呢?其實在8月初的時候,就是傳聞說要增加拋儲和增發滑準稅的事情,價格上面也因此有所反應,市場也在打預期,但是在政策沒有實質發生時,我們也不能盲目的去按照歷史情況對待,畢竟當前的市場環境和當年千差萬別,當下宏觀背景及疫情影響是2018年所不能相提并論的,金融風險的影響在今年要遠大于產業內對品種的影響。今年供求上的共振和一致性也要強于2018年,未來的價格走勢或遠比2018年復雜,不排除再拉漲一波后再下挫的可能性。



              上一篇:上一篇:大越期貨:棉花區間震蕩走勢
              下一篇:下一篇:棉花期貨月報:鄭棉保持強勢行情
              亚洲AV无码洁泽明步在线观看